记个梗。

一片灰白,雾气缭绕。

"你是谁?"

对着眼前这个被斗笠和白袍掩盖的身影,仔卡下意识地摆出了戒备姿态。

"啊啊,没关系的,我没有恶意,也不是坏人。"那个连脸也蒙上的可疑人影转过身,向仔卡展示衣服背后的字。"我是未来的火影。"

"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?"那人微微低下头,然后指向了他们右侧的一个湖。"请帮我把带土带出来,可以吗?"

"你好~我是湖中的精灵,我叫圈圈(绝)~你掉的是这个带土,"(像是经过了碎纸机似的),"...还是这个带土?"(一团暴涨爆裂的十尾肉块)

明明连形体都不完整,但确实是'带土',仔卡有着这么莫名其妙的认知。

"都不是。"仔卡皱了皱眉。

"啊~诚实的孩子,那就把这个带土给你吧~"
(被辉夜击中碎掉的带土的碎片)

"这个也不是我的带土。"仔卡认真地说。"我的带土是那个经常迟到,热心肠而且开朗得过头,带着护目镜的少年。"

"是呢~但这个是你应该带走的带土。"

仔卡转身,发现先前作出委托的男人已经不见了,回过头后湖和精灵也无影无踪,只有那堆碎片还留在地上。

仔卡把脖子上的绿色围巾解下,把碎片仔细包好,然向着原来的方向走。

不知道走了多久,他看到前方有一个一身白的身影,便喊住了对方。

"喂,你是刚刚那个自称未来的火影的人吗?"

"不,虽然我也是未来的,但我的带土在这里。"穿着白色衣袍,带着口罩的青年笑着晃了晃手上的方形机器。

"这个是?"

"游戏机。"因为反光,或者其他因素,仔卡并没能看清屏幕的画面。

"我的带土会一直,一直,不会死掉喔。"

青年的右手揉了揉仔卡的头,又顺势落下拍了拍他的右肩,然后越过身走向了与仔卡相反的方向。

继续走着,仔卡遇到了第三个人。

"又一个平行世界的游魂。"就算身体改变了,但仔卡还是认得出,这个也是'带土'。

比起之前所见的'带土',这位还勉强维持着人型,虽然右脸的伤疤,左眼眶的空洞,心脏位置的贯穿式伤口和右边身体的缺口也显得与怪物不离八九。

"要听我的故事吗?反正你也不会记得。"

仔卡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"....我成功发动了无限月读,没有一个人幸免,但黑绝不久就借我的身上的柱间体复活了辉夜。"他比划了一下右胸膛至右腰腹的缺失。"在战斗中我开启了轮回眼,卡卡西也因为共鸣连带着获得了能力,他挣脱了月读世界,但和我并肩作战了不到五分钟,他就为了救我而死。"
虽然带土说得很很轻描淡写,但他脸上却神色绷紧。
他瞥了一眼仔卡怀抱着的事物,
"或许我本应该成就那种结局,让真正的英雄拯救世界 -- 哪怕不是从我手中。"

他们无言相对了片刻。

仔卡开口问道,"你有没有看过--"

"你离开吧,你找的那个人已经死了。"

"你怎么知道?"

"我感知得到。他没有想过要带走他的带土,"带土对仔卡露出了最后的微笑。
"那个湖,是'世界'。"

评论(1)
热度(14)

© RioJesti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