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黑屋妄想

半成品
新入带卡坑,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这个梗
完全是妄想,请多多指教
半夜没炖完的肉渣被屏蔽了,第二次试水( ̄∇ ̄)

灰白的空間。視野中看不到邊際。
帶土的空間。

他被留下來了。
卡卡西跪坐着,理智上他應該盡快回到外面的戰場上
戰場。
戰場並沒有留給他驚詫的時間。

記憶,胸膛與腰腹上的傷口,這場戰斗。
抽走了他所有的精力。

帶土的血。
他伸出手,沾上帶土在他耳畔吐出,又滴落在地面上的血。
缓缓舉至眼前,指尖揉捻
啊,是讓人感到心安的暗红色。

不自覺地凑近唇畔,直至指尖傳回布料的觸感才稍稍回神,改為把面罩拉下。
先前被帶土擊中,無法咽回的血液盡數染红了面罩的內側,在青白的空間裏依然不顯眼。他能感覺到唇邊和下巴上的血痕。卻無意抹去。此刻,呼吸總算是順些。
該慶幸面罩讓他沒有在帶土面前顯得太狼狽嗎。

擊穿帶土的身體的右手仍然在稍微發抖,
是不是如同殺掉琳的時候那個觸感?有如惡魔的聲音在低喃,不認得的聲音,不是帶土的,但應該是帶土的聲音。應該的。

他的身體往後仰,把衣服下擺撩起,就着不知哪裡的光源為自己縫合傷口。手上機械式的動作着,呼吸漸芻平稳

思緒放空,右手蓋在眼睛上。心藏帶動着身體的起伏,然而那也是不足以改變甚麼的微弱脈動。
與這片空間相比過於渺小的自己
沒有風,沒有聲音
他誰也不是

世界只剩下,左眼的脈動與心跳的節奏逐漸應和。

然後,他找到了離開的龥匙。


另一段



戰鬥與腎上腺素。他任由身體倒了下去,手落在半硬的胯下。忍者的服飾,是盡可能減少多餘的布料以免製造聲響之下,輕鬆方便活動的衣服。左手毫不廢勁地探入褲子之中,握住了欲望。
空間裡只剩下他一人的喘息。
腦袋放空,摒棄所有思緒,

帶土。帶土。帶土。
他的聲音。
他的眼睛。
他的恨意。

少年時代的幻想終於找到了契合的形狀。
呼出的氣息沾上了熱度。裸露在外的皮膚

情動的,燥熱的,泛起的粉紅。
豪火球的熱度,烫傷,暗啞的紫紅。
摔倒在地,確切的打擊,擦傷的淡紅。
嘴角,胸口,剌穿肋旁的傷口,鲜活的血液,鮮紅。

對於帶土,和鳴人來說,自己這個累贅在戰場以外的地方,比較好吧。
來自過往的累贅。無法分出更多的擔憂。過往的幽靈。牽絆與牽掛。

右手在虛空中似是要抓住甚麼,卻僅形成一個虛握的動作便繃緊得無法活動。

沒有喊出口-沒有呼出聲-在喉嚨盤旋的音節。
有誰的名字。



主要是两个畫面,卡卡西像被胡亂沾染上顏料的空白人偶,以及他浸入無我的意境與帶土的空間共鳴。
想寫的是這兩個,不过我的表达能力大概有差....

评论
热度(11)

© RioJestin | Powered by LOFTER